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> 企业文化 >> 企业文化

洒在风中的花瓣


来源:汶马公司 刘璐      发布时间:2017/3/28 16:01:38     点击率:240

分享到:


再美丽的花瓣都会枯萎,无一例外。这是一个无法改变的事实,正如水会向下流,树会往上长一样。没有人能改变。我们能做的,只是看着它,等待它凋落。

我一直相信,没有什么是可以与时间抗衡的,因为它太强大,强大到足以令你忽略其他东西。 

在我读大学的时候,有一个女老师,很受大家的欢迎,尤其是男同学欢迎。因为她性格很好,爱笑,年轻,而且人也比较漂亮,所以一般她的课学生的到课率都比较高。她有一个疼爱她的老公,也是我们学校老师。两口子经常吃了饭,就手挽手地在学校里散步,样子很甜蜜。据说两个人是在大学里认识的,一毕业就结婚了。对于大学爱情这种基础极其脆弱的感情而言,他们算是极少数成功的例子。 

我和他们两人的关系一直很好,私下里我也常去她家,还在她家吃过一两次饭。她手艺还行,但不属于那种很出色的。吃饭的时候,她老公会一边吃一边热情地招呼我们吃东西,用很大声的笑声来赞扬她,“手艺很好,味道很不错!你们也赶紧吃!”这时她会说:“不要听他的,你们自己吃。”因为大家彼此之间都比较熟悉,所以饭局上笑声不断,气氛很愉快。 

然而就在我大三的时候,我的女老师得了癌症。当时我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犹如晴天霹雳。因为在那年,我的外婆和我一个同学的奶奶也得了癌症。关于她生病的消息是秘密的,极少人知道。知道的人都默契地保守着这个秘密。很快她就没来上课了,听说是去做手术了。当我再次看到她的时候,她的脖子上多了一条明显的伤疤。由于生病,人胖了许多,但依然那么爱笑,爱说。两口子依然像原来那样打打闹闹,丝毫看不出一点难过。做手术以后,她来给我们上过几次课,那时大家都知道了,所以她的课都很听话,课堂上秩序很好。

就在我们都盼望着奇迹出现的时候,上帝却没有听见我们的祈祷。她的癌细胞转移了,住进了华西医院重症监护室。放假的时候,我不时会去医院看她,那时她因为化疗,头发掉的很厉害,头上戴了一个帽子,由于药物的原因,人显得有些浮肿。但她仍然是记忆中的模样,爱笑,爱吃,说话像脆萝卜一样。她也还和没生病时一样,吃了饭就和老公手挽手地出去散步,依旧那么甜蜜的样子。我们说话都小心翼翼,怕触碰到某些特殊字眼。他们反倒无所谓,该怎么着就怎么着。

转眼就快毕业,大家忙着毕业的事情,我也有很长时间没再见到她和她胖乎乎的老公。直到毕业后的某天,班主任给我打电话,告诉我,我的女老师可能不行了,要我抽空回学校看看。那个周末,我就立刻回了学校。病床上的她已经没有了往日神采,眼神零散而飘移。身体状况差的让人担心。我的心猛的一紧,外婆去世我见她的最后一面时,她就是这种样子。我努力堆出满脸笑容,也不知道是不是很傻很僵硬。我们只待了一会就走了,因为她实在没有精神。她老公把我们送到门口,笑容里充满了疲惫。没想到,这真的成了我们之间的最后一面,没多久,她就走了,永远的离开了我们。

这事过去已经许多年,我一直把它放在心里,没向任何人提起。前几天,我偶然在路上看到了一种小花,原来我曾在她家看过,不知道名字,花瓣四围张开,一点不艳丽。我静静地站着,不知道在想什么,也不知道该想什么。

这时,忽然有一阵风吹过,小花的花瓣被风吹起,扬在空中,就那么飘着,飘着,不肯落下。

再美丽的花瓣都会枯萎,无一例外。这是一个无法改变的事实,正如水会向下流,树会往上长一样。没有人能改变。

这是我以前就明白的道理,可现在我知道,对于这一切,我们能做的,除了看着它,等待它凋落,还能把它扬起,撒在风中,让风把它带到我们牵挂的地方……




分享到:

四川藏区高速公路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

地址:成都市武侯区西一段90号四川高速大厦 电话:028-85038253

蜀ICP备15001347号-1 技术支持:明腾-西部商务网